Maxed Out:和Woz在一起

好吧,和往常一样,发生了那么多事,我真不知道何去何从。其实,我只是缺乏线索,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那么我就先向你絮叨一些最近发生的很酷的事情吧。

谁是Woz?

首先,几周前在出席设计自动化大会(DAC)时,我非常有幸地遇到了“The Woz”,Steve Wozniak——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其实,仔细想想,我真的很幸运,我遇到了好几个对我生活的这个世界有着很大影响的人。

例如,有一次我遇到了Stan Mazor,他是1971年创造出世界上首个商业用微处理器的团队的主要成员,该团队1975年成立了苹果乃电脑公司。此外,我还见到过Bob Frankston,他是原始VisiCalc电子表格程序的撰写人之一,这对苹果的成功非常关键。我可以就这样扯上几个小时,但是我们离题了。

无论如何,在DAC上的特别活动之一是“与Steve Wozniak零距离接触”会议,由Magma设计自动化赞助。在这个会议上,我幸运地得到了一个前排的座位,Stephen Gary Wozniak在台上受到了San Jose Mercury的专栏记者Mike Cassidy的采访。

我只能说这真是太有趣了,Steve是个超级大好人。随后我和他交流了几句。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在所有的历史书中,The Woz被描述为一个嬉皮士。但是请看下面的照片,我身着夏威夷短裤和衬衫,而Steve穿着西装)。

图1。Max和Steve Wozniak在DAC上会面。

 

我的盖革计数器现在可以计数了!

酷酷的事情一直络绎不绝,当我从DAC回到家中时,我发现我的盖革计数器开始工作了。有几件事情我想尝试一下,包括人家送我的放射性铀大理石,还要解决“无盐盐”,其中的氯化钠被氯化钾替代了,是放射性的。

由于我的试验的一部分,我需要一些秒表,所以我下载了一个简单而有效的(且免费的)秒表申请,这是由Keith Vertanen创建的。正如你将看到的这个视频,我首先建立了背景水平,然后愉快和我的咸大理石开始了游戏。

结果是每分钟记录34次。当我把无盐盐放到计数器边上后,上升到每分钟44次。相比之下,只使用其中一块大理石,结果是每分钟53次(当计数器两边各放一块大理石时,我都数不清次数了。)

我有一个iPads 2

是的,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长久以来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不需要iPad,但是当我在DAC时,看到好多人都用它来记笔记什么的,兴高采烈地单手拿着他们的iPad,而我却要和电源和数据线还有其他东西作斗争。

然后,在飞回家的途中,坐在我边上的家伙就有一个,他在整个飞行途中都能工作。我坐在座位上,前面的人倾斜了椅背,我根本不能用我的笔记本除非我会柔术。

所以我一下飞机就冲到当地的苹果商店,买了一台64 GB的只有Wi-Fi的iPad。我还的到了一个Smart Cover,如下图所示。它真是太聪明了——它有内置磁铁,可以吸住iPad,当你打开或关闭它时,它会叫醒或关闭iPad,它还可以折叠成站立状态——多好的主意啊!

有一个问题我之前没有想到,就是没有移动硬盘——iPad只使用固态存储器。这意味着,你一打开它就“即时”启动了。相对于我去年买的上网本,iPad非常轻。老实说,我喜欢iPad——短短的几天后——我就不知道离开它该怎么办了。现在,我正在app中找哪些程序需要下载。

你会吹风笛吗?

曾经有人对我说“绅士是知道如何吹风笛的人”。但不是这样的!英国电影导演Alfred Hitchcock曾经说过:“我可以理解发明风笛的灵感是来自于一个在他的胳膊下夹着一只愤怒的、咆哮的猪的人。不幸的是,人造的声音怎么也达不到猪的声音的纯度。”

其实,我个人挺喜欢风笛的声音。甚至我还曾经想过试着学习爱尔兰(或Uilleann)风笛,这和比较知名的苏格兰风笛完全不同的。但是,我们又离题了。

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发明了风笛。我的意思是,这台乐器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但引发这些思考的真实原因是——昨天,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被邀请在Birmingham Alabama的一个发明家俱乐部上作为社会媒体发言。

这真的很有趣。像往常一样,我像山羊般敏捷地从一个话题讲到另一个话题……

昨天就是这样了。谁知到明天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呢?

下期更精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