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真的是小说吗?

这是我在DesignCon2010上参加的小组的名字。在我所有DesignCon活动中,准备和参加这个小组是最有趣的。

参加这个小组的还有Gabe Moretti,GabeOnEDA的所有者;Charles Pfeil,Mentor Graphics的工程主管;还有BGA Breakouts and Routing这本精彩图书的编辑,可以免费下载;还有Gentry Lee。

Gentry是Jet Propulsion Lab的首席工程师,之前负责火星着陆器计划和其它类似伽利略的行星探险任务。

此外,他还与“Rama”系列科幻小说的Arthur C. Clarke合作,制作了一共八本科幻小说。

Gentry看到了现在正在发生三个重要的趋势,这将在未来50年内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

“我们正处于生物革命时代。”他说,我们会把生活设计成我们想要的样子。我们在食品和动物上进行基因工程,按照我们的需要优化他们。他建议,我们离在儿童身上进行基因工程已经很近了。

他可以想象在不远的未来,一对夫妇到医生的办公室,浏览目录上的功能(网上,当然)选择其子女的素质。也许他们会选择一个男孩,红头发,蓝眼睛,智商132,对地质学感兴趣,有语言天才,能弹钢琴。只要出钱,父母就可以选择他们想要什么样的孩子,并能修改他们的基因。

当然,我们将能够为我们自己个人具体定制的药品,可以通过定制的过滤器改变任何特定的遗传缺陷。这会不会使我们长生不老?

在这样的未来里,完整的生物工程是可行的,但是有谁能够负担得起呢?最初,肯定是非常昂贵的,因此这种未来只能是有钱人才能享有的吗?这是否会给剩余的我们带来更大的不利呢?如果这项难以置信的技术正能为富人所有,那么是否会导致进一步的社会分化和摩擦?

第二个重要趋势,他认为是美国作为一个经济体实力的下降。更多的制造业正在离开美国。在这些领域中的设计工作,R&D,也将不可避免地跟着离开。技能型工作也随之离开。这些作为美国的经济基础,离开后会怎样呢?

他建议,在电子行业寻求发展设计工具的公司,将会和未来的设计者国家合作得很好,这个设计者国家很可能不是美国。

最后,Gentry注意到第三个重要的趋势是,虚拟现实对当今孩子们不断增长的影响力。多项研究表明,年来在13到23岁之间,超过10%的孩子花费超过50%他们醒着的时间在虚拟世界中。这不仅包括像魔兽世界这样的虚拟游戏,还包括在网络上互动,Facebook和线社区之中。

今天的年轻人选择在虚拟世界花费更多的时间,而不是现实世界。不幸的是,似乎通常都是更聪明的学生选择了虚拟替代品。他们中的有些人说,现实世界时间太长。为什么要花费几周的时间建立现实世界的关系?你可以在几小时的时间内在虚拟世界完成会议、恋爱和结束恋情。

这会是文明的终结吗?

Charles在虚拟“telepresence”诸如Cisco提供的上面,介绍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尽管该技术上可行,但是真的会取代社交联系吗?真的有可能在telepresence会议上增加人的元素吗?毕竟,人的关系是所有互动的基础。

我提出了一个关于未来人机界面的简短的看法。它可能不是在太远的未来,当我们有一个功能性的“wet-ware”界面:一个大脑和电子产品直接连接的接口。到那时,我可能会需要一些额外的内存,也许甚至是一个协处理器。我记录我的谈话,并张贴幻灯片,这些可以从我的网站免费观看。

美好的时光人人拥有!

Eric Bogatin,信号完整性传播者,是一个长期高速设计讲师和Bogatin Enterprises的创始人。